+ 理论研究
论我国民族问题的“变”与“不变”
发布日期:2016-12-06 来源:贵州民族报 字体:【

  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少数民族不论是总体还是民族个体,其政治地位、经济生活、社会结构、民族关系、文化教育等方面,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大变化。特别是在经济方面的发展变化,更是有目共睹,引人惊叹,成为我国少数民族发展变化最具代表性的成就。但同时,我认为还应看到,随着我国社会经济总体水平的提高和发展,我国少数民族,即作为一个民族共同体的个人和群体本身,发生了更加深刻、更加实质性的变化。这种变化集中体现在各少数民族成员社会结构、社会身份的变化和各少数民族总体思想观念和心理素质、状态的变化。这种变化虽然是在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中,在全国人民,即汉族与各少数民族中同时发生的,但这种变化对少数民族来说,更加巨大,而且具有更加深刻和本质性的实际意义,特别是对作为一个民族共同体的各少数民族群体内涵和素质的变化和提高,有着极深刻的影响。
  对少数民族成员群体社会结构和社会身份的变化,我们可以从许多方面来说明和论证。但我认为主要集中表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在社会职业和社会身份方面的彻底变化
  新中国成立后,通过几十年的社会主义改造和建设,旧的奴隶主、农奴主、地主、牧主及其政治代表已逐渐退出历史舞台,并且作为一个阶级被消灭了,宗教上层也逐渐通过各种改革,回归于原有宗教的地位和作用,而尤其是在各民族占绝大多数的劳动者,随着政治地位、社会地位和文化水平的提高,以及我国经济的发展,他们获取到各种新的职业,已经完全改变了自己的社会面貌。特别是改革开放以来,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大发展,少数民族成员大量参与了全国性和当地的政治、经济、社会和文化建设,内部出现和形成了从未有过的新的社会分工、新职业、新身份以及新的阶层,从根本上改变了各民族成员的社会结构。
  我国职业人口,是我国社会经济生活和政治生活发展水平的重要指标,是我国社会主义社会中的社会分工、社会身份和社会阶层的重要表现。对我国少数民族社会来说,更是形成了与建国前的社会结构的性质和内容完全不同的全新的社会结构,是我国实行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所取得的伟大成果。职业人口的迅速增长,显示出当前我国少数民族社会的发展水平,与汉民族的社会发展水平日益接近的趋势。
  教育程度飞速提升
  教育是兴国之本,是每一个民族社会发展的基础,也是我国社会主义多民族国家繁荣发展的保证。受教育人口的多少,也反映着一个民族社会结构水平的高低。我国少数民族中,除几个人口较多的民族有自己的文字外,多数民族有语言而无文字,或虽有文字却未广泛使用。建国前在许多少数民族地区,汉语文教学虽有所开展,但在当时情况下,少数民族群众吃饭穿衣尚无法保证,哪里顾得上读书,而且在当时民族歧视政策主导下,也无法广泛坚持。就是有文字的几个人数较多的少数民族,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文字也主要掌握在少数统治者和高级僧侣手中。新中国成立前,我国少数民族的教育状况十分落后,新中国成立以来,在推行通用文字的基础上,施行汉语教学,大力发展少数民族的各类教育,促进少数民族教育事业有了极大的变化和发展。我国各少数民族中,都形成了具有本民族出身的知识分子队伍,并成为国家知识分子队伍的重要组成部分,在全国和各民族地区的社会主义建设中,起了重大的作用。文化教育水平的提高,是一个民族共同体能跻身于世界先进民族之林的必备条件,也是一个民族自身政治、经济、社会、文化发展的基础,本民族的知识分子队伍,成为各少数民族实现现代化的最活跃的中坚力量。我国少数民族教育事业的发展,彻底改变了新中国成立前少数民族文盲遍地,劳动群众落后、蒙昧的状态,彻底改变了少数统治者和僧侣上层操纵、控制少数民族文化发展方向的局面,为少数民族社会文明进步,掌握世界先进科技文化水平,奠定了坚实基础,创造了更多广泛参与国家各项事务的条件和机会,提高了参与和管理国家各项事务的能力。
  城镇化跨越式的发展
  城镇化水平,是一个民族社会结构的基本内容。新中国成立前我国少数民族地区城镇不仅数量少,而且规模很小。1949年我国城镇人口只占全国人口的10%左右,更遑言少数民族城镇化程度。新中国成立后到1978年,我国城镇化人口占全国人口的比率增长到17.9%。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城镇化高速发展。据2010年全国人口普查资料,全国城镇人口占全国总人口达48.8%,少数民族城镇人口已达36768953人,占少数民族总人口的32%多。就民族个体来说,有些少数民族城镇化程度更高,如蒙古族城镇化率46%,回族城镇化率53%,而朝鲜族城镇化率达69%,超过了汉族城镇化率51.6%的水平。 
  城镇化的高速发展,显示了我国少数民族群体社会身份的巨大变化和社会经济文化生活的巨大提高,促进了我国少数民族与国内各民族的密切结合,扩大和加强了与国外的接触,享受到现代文明的成果,在更大程度上享受到了国家提供和赋予的各种政治、经济、社会、文化条件、社会福利和权益,促进我国各少数民族更快地跻身于现代文明的行列,为各少数民族共同体的发展和繁荣,创造了光明的前景和坚实的发展基础。
  以上三个方面,是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少数民族个人和作为一个共同体的群体素质发生的根本性质的变化,是我国少数民族走进现代文明门槛的重要标志。这个变化既是我国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所取得的伟大胜利,也是我国少数民族几十年来在中国共产党民族政策指引下,当家做主,自己解放自己的伟大成果。这一成果把中国少数民族由落后、封闭的社会群体,逐渐发展和提升为现代民族。当然我们也应看到,虽然少数民族的发展和变化是巨大的,但由于其发展的起点低,积累少,发展的质量和水平,参差不齐,人们的适应性较慢,发展所释放出的能量和红利,还受到许多因素的抵消和限制,特别是作为一个群体,其变化的速度、程度与发展的速度和程度还有一定的差距,我们决不能也不应要求有1∶1的变化效应,否则就会犯急性病和脱离实际的错误。我赞成那种“欠账”的说法,只有把“欠账”还清,才能实现齐飞共进理想。 
  在我国少数民族社会结构发生巨大变化的同时,我国少数民族群体的思想、观念和心理也发生着变化。就作者所了解和感悟到的变化,大体呈现出以下一些特点: 
  一是求发展谋富裕的心情更加急迫,要求更高。目前,随着国家社会主义建设的发展,我国少数民族的主流愿望,已经不满足于救济、照顾,不满足于个人经济上的改善、生活的温饱和一般性的发展生产。在国家高速发展的今天,人们的主流愿望和要求,更倾向于本民族及其成员的地位受到应有的重视和尊重,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民族特色能长期保持并得到应有的弘扬,家乡的生态环境受到保护和改善,家乡的自然资源得到合理开发并使当地群众得到实际的应得利益;能更多开辟致富门路,发展和支持群众主动创业、立业,建立新产业、新事业,使家乡、群体和个人更加富裕,尽早享用更多现代科技提供的便利。 
  二是多元化。随着我国社会和经济的发展,促使少数民族社会结构改变了原来单纯、简单的状态,社会中不仅有新式农民、新式牧民、新式工人,还出现了城镇居民、工商业经营者、国家各级公务人员、知识分子、自由职业者以及长期和短期移居各大中城市从事各种行业的少数民族等等。这些不同人员,在许多民族中已经形成规模,不少人具有特有技能、个人资产和特有身份,他们各自都有自己的社会追求,有自己多样的利益和要求,新的身份、新的利益、新的诉求及其代表人物也不断出现,从一定意义上说,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改变了建国初期少数民族衡量自身权益,要求社会公平正义的尺度。
  三是复杂性。随着我国改革开放和市场经济的深入发展,我国少数民族不仅打破了封闭,加强了与国内各民族、各地区之间的往来、交流和交融,也加强了与国外各地和各种集团之间的往来和联系,特别是互联网、电子信息技能的广泛应用,使各类人群视野大开,各种思想观念清浊俱下,各种所谓民族“理论”、民族思潮蜂拥而入,各种愿望和诱惑尽数显现,使一些人的思想更加活跃,甚至出现混乱。在世界民族风云此起彼伏的局势中,敌对势力,特别是“三股势力”,趁机通过各种渠道加大了对我国民族地区的渗透,少数受蛊惑、受欺骗及顽固坚持民族分裂主义思想的人,趁势而发,打着宗教和民族的旗号,或明或暗进行破坏民族团结、社会稳定和边疆社会发展的活动。这种情况无疑增加了认识和处理民族地区问题的难度,使我国少数民族思想、观念和心理战线增加了极其复杂的因素。
  四是主流思想更加理性。对一个民族大多数人的思想、观念、心理状况和发展倾向的评估,十分难做,但是很重要。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少数民族绝大多数人的思想是拥护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拥护党的民族政策,热爱社会主义社会,热爱伟大祖国的。不过在不同阶段,其表现和程度却有不同。新中国成立初的若干年,群众满意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感谢社会主义带给大家的幸福生活,在这时期,对中国共产党和社会主义的理性认识虽也有,但并不普遍,感谢、感恩共产党,满意、满足幸福生活,成为当时少数民族的主流思想、观念和心理。 
  随着我国社会主义建设的发展,随着我国少数民族社会结构的变化,以及少数民族群众参与国家治理和建设程度、范围的不断扩大,特别是通过各种渠道的社会主义思想教育,少数民族主流思想、观念和心理中的理性成分逐渐增强,由感情上的满意、满足、感谢、报恩,逐渐提升到认识中国共产党的伟大正确、认识到走社会主义道路的必然性、认识到民族的由来、认识到各民族团结的重要性、认识到伟大祖国的历史和现实,特别是在一部分先进分子中,更是自觉地把坚持社会主义,维护民族团结、捍卫祖国统一变成了自觉的意志和行动。 
  五是重传统。在现实生活中,我国少数民族广大群众,特别是青年人,对现代科技、现代风尚、现代生活以及其他民族的优秀传统等,都充满着兴趣,而且充分享受着现代科技和在各民族交融中所提供的一切成果,我国各民族都初步迈入了现代社会生活的门槛。但同时也要看到,在当前全球化、一体化和以汉族文化为主的强势文化的浪潮冲击下,各少数民族强烈地希望多保留和传承千百年留传下的本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更加珍视自己民族的优秀传统。因为在现代条件下,优秀传统文化已经愈来愈成为显现各少数民族实际存在和发展的重要标志。正因为如此,重视自己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的保留、传承和弘扬,已经成为一个民族共同体在当代的重要愿望和要求。
  我国少数民族新中国成立以来的变化是巨大的,其内容是非常之深广和丰富的,以上所述仅是本文所关注的我国少数民族的个人和群体素质发生巨大变化的那个方面,而且可能是挂一漏万或不准确的,但确实是我们应当加以研究和关注的。
  在一定程度上说,我国少数民族问题不存在“不变”,但是就更大、更深的层次来讲,与我国少数民族问题有密切联系的条件、环境和某些实质性因素,相对不变,还是存在的。
  我国民族问题中,首先不变的是我国是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国家,这是我们谈论中国民族问题的基础和立足点。多民族的现状,是中国几千年文明史所铸造的一个基本国情,各民族都为中国的形成、发展、变化和强盛,更为今天中国的强大,做出过自己的奉献。多民族是中国保持最久远的一个基本特质。时代虽激浪滔天,也不可能抹去深深镌刻在各民族历史记忆中的印记。我国少数民族和汉族一样,有光辉的历史,有丰厚的传统文化,有与各民族共同奋斗、共同发展的历程,有与祖国休戚与共、贫富相依的深切情感,至今各民族虽然发生了巨大的变化,但作为一个历史上形成的人们共同体,仍然会长期处于相对稳定、有认同感、有凝聚力,并且有其独特的传统文化,独特的愿望和要求。因此,尊重每一个民族在国家中的地位、权益和特有文化,并保证其应有的发展,始终是巩固和建设统一多民族国家的重要基础。 
  其次,我国处于并将长期处于社会主义社会的初期阶段,发展生产力,提高我国各民族人民物质精神文化生活水平,以及保证各民族共同团结奋斗,共同繁荣发展,是我国特色社会主义社会持续发展的重要内容。今天,我国少数民族各个方面虽然已经发生了根本性的变化,但由于原有基础太薄弱,生态环境很恶劣,存在许多不利因素和困难,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仍然比较落后和脆弱,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仍然较慢,而且很不平衡,科学教育文化事业的发展仍严重不足。这种现状的彻底改变,绝不是短期能达到的。这是我国少数民族社会经济发展的一个基本情况,也是我国民族工作长期关注的基本问题。 
  再次,少数民族中很大一部分居住在我国边疆地区,而且相当一部分都是跨国民族,民族地区的稳定和社会经济的发展,直接关系着我国外交以及边疆的安定和边防的巩固。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国的国际环境十分复杂,虽然近年来有了很大的变化和改善,但某些敌视我国的势力,仍然把边疆地区的少数民族作为他们拉拢、渗透和利用的主要对象,以达到他们不可告人的目的。特别是近十数年来,国际上分裂主义、恐怖主义和宗教极端主义三股势力,加紧了对我国民族地区的渗透和煽动活动,破坏我国民族地区的社会安定和秩序。这种状况在当前复杂的国际环境中,也将会长期存在,我们绝不可掉以轻心。 
    以上我认为就是至今我们在观察、研究和解决民族问题时需要考虑的全局性的未变因素,而且是今后在很长一段时期不会发生大变动的因素。
  (作者系兰州大学西北少数民族研究中心教授杨建新)

 

【关闭窗口】 【返回顶部】 【打印文章】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